欢迎您进入中国中医高端康复医疗设备开拓者-郑州飞龙医疗设备官网!

飞龙医疗—中国中医高端康复医疗设备开拓者
15年研发生产经验,服务全国上百家医疗机构

飞龙医疗设备咨询热线
400-992-8768
资讯默认广告
当前位置:首页 » 飞龙医疗资讯中心 » 飞龙医疗客户见证 » 来自郑大一附院老教授的外星舱治疗感言

来自郑大一附院老教授的外星舱治疗感言

文章出处:网责任编辑:作者:人气:-发表时间:2017-04-13 14:20:00【

郑大一附院赵文敬教授

 

赵文敬老师介绍

医院科室: 郑大一附院 血液科
职  称: 主任医师 教授
开诊科室: 血液内科 
擅  长: 擅长血液病的诊断治疗

专家介绍:赵文敬 女,79岁,主任医师,教授,1961年北京医科大学本科毕业,同年分配到一附院内科从事临床工作。擅长血液病的诊断治疗,在30多年的医疗实践中,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和解决疑难病症的能力。撰写论文近20篇,其中全国杂志发表及会议宣读论文7篇,国际杂志刊登和会议交流论文2篇,其余均在省级杂志上发表。获省教委和卫生厅科研成果奖3项。编写著作有《内科护理学》和《临床遗传病学》。
专业方向:出血性疾病的诊疗。

 

赵文敬教授

郑大一附院赵文敬教授经外星舱治疗一个疗程后回访现场

 

以下是赵文敬教授受访原话整理:

 

“我叫赵文敬,今年79周岁,是1961年北京医学院毕业,毕业后就分配到河医大一附院内科,工作了50多年。目前职称主任医师、教授,现在改名字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。现在在内科工作了50多年,现在主要的专业就是血液病,内科血液病专业,工作了几十年,目前一直还在返聘,工作到现在。

 

我的脊柱病有二十多年的历史,最早的时候发生过两次坐骨神经疼,但是也就是睡硬板床,休息一个礼拜左右慢慢的恢复,没有太注意,没退休的时候还在坚持上班,一直坚持。从汶川地震那年,那年又发作一次特别的厉害,坐骨神经疼走十步就得停下来,要不下肢的筋脉就扭着劲的疼,疼的没办法走路,拄着拐杖也是一样,疼的特厉害,那一次时间最长。我也去看了很多医院,河医一附院,郑州市骨科医院,后来又到北京三附院骨科去看,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。一种是做手术,用钢钉固定,就这种办法,没有其他的好办法。那时候也听说过注射骨髓液,我想椎间盘脱出似乎也不是十分适合,也没人建议我用这种方法,所以一直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法。

 

所以自己的感受就是从汶川地震那年,后来慢慢地坐骨神经疼好了以后,但是病并没有解决,发现脊柱侧弯,后突越来越明显,越来越明显这些年。我最大的感受就是,脊柱变形,背部突出一大块,穿衣服也不知道有多难看,另一个就是我的身高比原来萎缩了十公分,往那一站,原来都没有我高的人,我现在跟别人一样,甚至我比别人还矮,所以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有时候感觉很失望,心理上压力很大,觉得体质还可以,是不能活动,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,这是身体上的一些变化。主要感觉这些年走路累,累的无法形容,有时候走到马路上就想坐下来,甚至想躺下来,但是也没地方坐,也没地方躺,只能坚持往前走。走到地方以后,有个依靠的时候,赶紧歇歇,让脊柱休息一下,累得没办法再坚持了,可以说已经到极限,就是这情况,这是最痛苦的一个。另一个就是走路时身体左偏,身体向左边偏,走路这样子倾斜,向左边倾斜,站在那里,站着照个照片都是斜的,向左边偏,这是身体这些年的一些改变。问哪里都没有什么好办法,所以也就这样子了,觉得也就这回事了,老了嘛,就这样了,很失望,就这么一种情绪。

 

但是,人活着还是要活动,锻炼作为一直的坚持,游泳、爬山,这些我该锻炼,该怎么做怎么做,但是为减轻腰的负担,膝关节的负担,就要柱一根拐杖,或者是爬山时有扶手,有拉的地方,拉着就可以减轻腰和膝关节的负担,所以多高的山,可以说国内的山几乎我都爬遍,都走过来了。所以在锻炼方面我还是很注意,也只能从这方面自己去努力,也没有其他治疗方法。

 

在今年春节以前,十月份,我看到了外星舱非手术脊柱减压系统的宣传材料,我一看觉得很适合我,觉得对我很对症,我信心满满的,我说咱们去找找,地方在哪儿。就跟老伴两个人一起去找,就找到这里。找到了以后呢,但是人家一听,我的年龄太大不能做,就告诉我不能做,超过七十岁就不做了,我去年已经78周岁,今年79周岁了,虚岁就是80岁了,所以就这么个状态,一听说不能做觉得也很失望,但是我还是想争取来做,工作人员告诉我可以做保守治疗,做中频治疗三个月,也会好一些,但终究不是彻底的办法。但是我就一直坚持,每天都来做中频,但是我跟他们讲,也是要分情况的,年龄是一个条件,但不是一个绝对的禁忌症,人的体质不一样,有的人六十岁骨质就不行了,有的人九十多岁了身体依旧很棒,骨头上没什么改变,所以这要分情况,说的意思就是想跟他们讲讲,能不能试一试看。

 

最后公司的老总来了,看我体质还行,可以试试看,我觉得有希望,就试了几次,从小量的开始,试了几次,觉得很好,做了三、四次,我觉得胸部就能挺起来了。过去走路老是这样探着腰,也很想挺起来,但是挺得很累,现在挺起来不觉得很累,试了几次觉得可以,就正式治疗了,治疗大概半个月左右,我觉得明显的好转了。一个就是身体的左偏基本上纠正了,尽管现在还有一点,不注意是看不出来的,所以这个改善很明显,再一个就是后背突出的地方也比原来明显的好了,明显的好转,变平了,尽管现在没有完全恢复,但是也平的多了,不像过去,中间鼓个大包,好像塞了一个拳头一样,但是现在是平的,就隆起来一点,穿衣服就相对好一些,对人的精神上也有一定的信心,这是脊柱上的改。另外,做了以后,身高比过去增加了两公分。再一个就是,走路胸部可以挺起来了,走路不感觉那么累了,现在虽然做完了以后要戴着腰围,来保护腰,让它慢慢的恢复,戴着腰围,我可以走的很远,不感觉累了,之前不行,累的没法忍受,无法形容有多累,就是这种状态。 

 

现在做了基本上快一个疗程,我觉得恢复还是不错的。我觉得治疗效果很好,很理想,脊柱病的病人很多,希望有这种情况的病人,尽管来做一做,试一试。一方面是没有多大痛苦,治疗时无创伤,无痛苦,做的很好,对脊柱病人,脊柱病人过去就是开刀,除了开刀,别的没有办法,我觉得不需要开刀,也没有创伤,也没有很大的痛苦,当然刚开始做的时候,可能肌肉有挛缩、粘连,会有这些状况,拉的时候会有一点疼,但也不是疼的不能忍受,第二天疼痛就不存在了,就恢复了,非常的好。我觉得这种治疗方法值得推广,特别是年龄大的,年龄段可以扩大一些,不作为年龄限制,七十岁就不能做了,根据体质,没有骨质的破坏,没有骨质的病变,都可以来做,所以治疗效果非常好,对脊柱的病人带来一种希望。我自己的心情特别愉快,现在觉得心情很舒畅,过去那种抑郁、失望的情绪没有了,觉得生活好像又很有乐趣了,所以在精神方面有明显的改善。这是一种很好的一种治疗方法,我的治疗的整个情况大概就是这样子。